法贝热彩蛋博物馆
生活万岁:弗里达·卡罗与迭戈·里维拉的爱恨纠葛

对艺术的热爱、坚定的共产主义者、死后50年来在艺术史上不可撼动的地位,寥寥几笔描述出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和迭戈·里维拉(Diego Rivera)共同的标签。他们之间的爱恨纠葛一直都是大众口中的焦点,他们的传奇人生恰好契合了画展的主题“生活万岁”(Viva la Vida)。画展刚刚在莫斯科落幕,又即将在圣彼得堡拉开帷幕,将在费伯奇博物馆华丽典雅的大厅为大家呈上艺术的饕餮盛宴。

虽然弗里达·卡罗的艺术形象有一些被过度商业化,但是她的作品在艺术史上的地位和画家个人的生活经历以及墨西哥革命后的时代背景都是分不开的。弗里达出生于一个德国犹太裔的墨西哥移民家庭,18岁时遭遇了一次严重的车祸,为了缓解康复期间的身心煎熬,弗里达开始创作画作,由此开始了艺术生涯。伤痛,一直是弗里达创作的主题,也贯穿了她和迭戈的爱恨纠葛,这一切都成为弗里达创作的灵感源泉。


弗里达和迭戈因艺术而结缘,虽然他们的婚姻夹杂着各种争执和背叛,各自有很多的情人,其间还经历了一次离婚,但两个人依然相守至终,最终也以艺术家夫妻的形象载入艺术史册。正是这两位传奇艺术家夫妇,将于3月20日至5月19日在圣彼得堡费伯奇博物馆的“生活万岁”(Viva la Vida)艺术展与大家见面。

展览除了将会展出弗里达的作品外,还将梳理迭戈在马德里和巴黎的早期艺术生涯对他印象派画作风格的影响,从印象派向立体主义风格的转型,以及晚年接受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后的一系列有关工人阶级的政治主题创作。在迭戈的创作生涯中,他在艺术界的名誉从墨西哥传播到欧洲和苏联,他曾经两度访问苏联,第一次在1927年到1928年,第二次是1955年到1956年,两次访问都给了他很多创作的灵感。

如果说迭戈的作品主要为了描绘群体形象,那么他的太太弗里达的创作更多的是个人形象的塑造。她的大部分画都是个人的自画像,当然是在不同的文化、政治、社会背景层面下的创作。“我画自画像,是因为我时常孤独,也是因为我对自己的了解最深。”弗里达这样解释,她的自画像时常传递出对自我的挣扎和折磨的展露。弗里达的画融合了民间艺术元素,用明亮的色彩和各种符号细节,阐述了她自己对于美的理解,也成为了女权主义和边缘化群体的代表性标志。

她的展览画作中运用符号最丰富的是她在1932年创作的亨利福德医院(Henry Ford Hospital),画中描绘了弗里达自己流产后哭着躺在医院的床上。在经历了各种绝望后,迭戈建议弗里达继续作画以调整心情,而这期间的画作也都成为了传奇性的作品,挖掘了流产这一禁忌敏感话题。


1944年创作的“断柱”(Broken Column)也展现出弗里达的身体和内心的伤痛,画中弗里达的身体被一根巨大的钢筋穿透脊柱,身体扭曲破碎。这幅画创作于弗里达车祸后接受脊椎手术完成后的时期,弗里达早年的车祸对她的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使她一生与手术和病痛相伴,也很有可能是她多次流产的原因。

费伯奇博物馆的画展中展出了弗里达和迭戈的90多件艺术作品以及外借的私人收藏和其他博物馆馆藏作品,包括图片、录像、信件等。从瑞士外借的信件收藏揭露了他们之间的刻骨铭心的爱恨纠葛。

迭戈比弗里达年长20岁,即是她的导师、艺术灵感,更是她的爱人。弗里达曾经这样描述她的伴侣:“我要警告你们,这幅画里我要画的是迭戈,我会大胆的使用我不熟悉的色彩。我是如此地爱迭戈,爱到我已经无法客观的描述他和他的生活。”

地址
芳丹卡河沿岸街21号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 Набережная реки Фонтанки, 21
营业时间
10.00–20.45
建议光顾时间
10.00-12.00
平均用餐时间
2小时

视频

莫斯科

视频指南: 购物。美食。美好印象

其他有趣的地方 旅游景点